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建筑也会呼吸?

来源:未知发布时间:2020-02-14

日本城市绿廊项目的构想图

城市与森林似乎一直以来都是此消彼长、互不相融的矛盾两极,而绿色建筑(Green Building)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局面。这类建筑既是人类的居所,也是会“呼吸的森林”,让人与自然和谐共生。今天,时尚芭莎艺术就为大家介绍十栋标志性的绿色建筑。

01

“屋顶上的公园”

Emilio Ambasz & Associates建筑事务所

阿库罗斯福冈基金大厦

1995年,阿根廷建筑师埃米利奧·阿姆巴茲(Emilio Ambasz)在日本福冈政府的邀请下设计了一栋公园式的办公大楼,也就是著名的阿库罗斯福冈基金大厦(ACROS Fukuoka Foundation Building)。

阿库罗斯福冈基金大厦

这栋大厦绝对是绿植与建筑完美融合的典范。其屋顶上的树丛犹如一座美丽的公园,山体般的排水设计让雨水蜿蜒而下,浇灌了沿途的植被;而内部巨大的中庭使得自然光可以浸没整个空间。这种内外结合的设计为人们节省了大量的用水与照明用电。

02

“千树之城”1000 Trees

Heatherwick Studio建筑事务所

“1000 Trees”竣工后的效果图

“1000 Trees”竣工后的效果图

目前,在上海的M50艺术区旁,一座名为“1000 Trees”的千树之城正在悄然诞生。该项目由英国“创意奇才”建筑师托马斯·赫斯维克(Thomas Heatherwick)设计,高低错落的石柱模拟了森林中树木自由生长的形态,与周围的“盒子状”建筑形成了强烈对比。

该项目预计于今年开放

与凹凸的正面不同,该建筑的背面相对平坦,仿佛一座山从中间被切开。为了纪念曾在此处的一堵很长的涂鸦艺术墙,工作室还专门委托了艺术家们在建筑的背面创作,从而“复活”了这种街头文化气息。

03

“生命之墙”Citicape House

Sheppard Robson工作室

Citicape House的设计图

这栋预计于2024年竣工的英国Citicape House大楼拥有欧洲最大的绿植外墙。墙上大约有40万棵植物,它们每年会“呼出”六吨氧气,同时让伦敦市区的温度降低3-5摄氏度。

Citicape House的设计图

设计该大楼的英国工作室Sheppard Robson特地选用了嵌入式的网格状外墙。其合伙人丹·杜尔(Dan Burr)表示,这样做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有建筑的形状,从而避免“洗绿行为(Greenwash)”。该名词常用来批评那些打着“环保”的旗号浪费资源、疯狂敛财的做法。

04

“零能耗、零耗水”的研究所

美国菲普斯温室植物园

可持续发展景观中心

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可持续发展景观中心(Center for Sustainable Landscapes)是著名的菲普斯温室植物园(Phipps Conservatory and Botanical Gardens)的教育研究所。该建筑利用风、光、地热能来发电,从而实现了“零能耗”的自给自足状态。

该中心的风力涡轮发动机

这里的废水、雨水回收利用系统是一个“零耗水”的闭环,让该研究所成了一个独立自主的“生态系统”。作为全球唯一一栋符合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(LEED)、生命建筑挑战(Living Building Challenge)等四个顶级环保认证的建筑,这栋大楼绝对是行业标杆无疑了。

05

“白色蜂巢”COR Building

建筑师Chad Oppenheim

“COR”大楼

“COR”大楼是美国弗罗里达州迈阿密市的第一栋绿色建筑。远远望去,镂空的外骨骼墙体就像是一个高高伫立的白色蜂巢。这层外墙不仅抢眼,而且集多功能于一身——既能隔热、遮阳,还可以成为太阳能电池板、风力涡轮机的栖身之所。它虽然没有绿植外墙,却是当之无愧的环保建筑。

“COR”大楼顶部的露台

06

“日落大道8850号”

Morphosis建筑公司

“日落大道8850号”竣工后的效果图

这个预计于2021年动工的“日落大道8850号(8850 Sunset Boulevard)”项目位于美国洛杉矶,由两栋大楼组合而成:白色尖角建筑犹如一只呈“C”型手,抓住了另一边的方形玻璃大楼。

两栋建筑间的斜坡成为了绿洲般的存在,与沿着玻璃外墙攀爬而上的藤蔓一起净化城市空气。顶层的露台设有泳池、餐厅和酒吧,在那里欣赏洛杉矶的夜景最适合不过了。

“日落大道8850号”竣工后的效果图

07

“城市绿毯”Kö-Bogen II

Ingenhoven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

Kö-Bogen II的设计图

鸟瞰之下,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(Düsseldorf)的Kö-Bogen II办公大楼被一块厚实的“城市绿毯”所覆盖。预计在今年春天建成后,大楼顶部绵延八公里的鹅耳枥灌木丛将会极大地缓解当地的“热岛效应”。

Kö-Bogen II的设计图

Kö-Bogen II的设计图

主楼的对面是一栋三角形建筑,缓缓而上的屋顶草坪是人们午后散步、晒日光浴的理想场所。两栋建筑的斜坡构成了一个绿意盎然的山谷,围住了不远处的地标性建筑杜塞尔多夫剧院(Düsseldorf Theater),在视觉上给人以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08

“吃掉雾霾”的森林城市

建筑师史蒂芬诺·博埃里

柳州森林城市的设计图

继米兰、南京的垂直森林(vertical forest)之后,意大利建筑师史蒂芬诺·博埃里(Stefano Boeri)再度开启“植树造林”模式。2017年,由他设计的广西柳州森林城市项目正式动工,该城市计划在容纳3万人的同时,每年吸收1万吨二氧化碳和57吨的微尘污染物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雾霾吃货”。

Stefano Boeri设计的米兰垂直森林

Stefano Boeri设计的墨西哥森林城市

在柳州项目之后,博埃里又马不停蹄地完成了墨西哥首座智慧森林城市的设计图。该城市不仅在粮食、能源上独立自主,而且拥有先进的电动与半自动交通系统。

09

绵延起伏的“城市山谷”

Heatherwick Studio建筑事务所

城市绿廊项目设计图

预计到2023年,日本东京虎之门-麻布台区的摩天大楼将被一个个格栅般的低矮建筑所围绕。负责该绿廊项目的Heatherwick Studio依照天然的山谷地形,设计了一系列如隐匿式花园、下沉庭院等景观,它们就像树根一样沿着高低起伏的地面向外延展。

城市绿廊项目设计图

10

“黄金之城”生态酒店

Kengo Kuma & Associates建筑事务所

生态奢华酒店设计图

到2022年,这座闪闪发光的生态奢华酒店(Eco-Luxury Hotel)将会是巴黎塞纳河左岸的“黄金之城”。木质鳞板的暖黄色与金属光滑柔和的色泽交相辉映,令人陶醉其中。

除了绿植外衣以外,酒店中心还有一个巨型花园。倾泻而下的阳光、郁郁葱葱的绿意,让人仿佛置身于一座森林之中,瞬间倦意全无、神清气爽。

生态奢华酒店的设计图

为建筑披上“绿色外衣”,既愉悦身心、又清新空气,因而受到了众多建筑师的青睐。不过一栋建筑“绿色”与否,绝不能仅靠绿植来决定。使用清洁能源、循环利用资源、自然通风与采光等设计,尽管没有绿植显眼,却是实现节能减排的关键。只有把两者结合起来,我们才能让建筑从真正意义上变得低碳、环保、可持续。

Copyright © 2017 迈扎央新百威,17587102888,缅甸新百威国际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06064672号-1 技术支持:织梦模板